white fuer

双关大逃猜 | #18 不完美犯罪

!!!woc为太太打call

双关大逃猜:

配对:年下


分级:全年龄G


CP提及:无


灵感来源:《率性而活》


作者有话说:无


 


全文请点击:不完美犯罪


staff名单请点击:这里


 


请根据文风猜测这是名单中的哪位太太,


并在评论区里脱掉她的马甲吧!

不知道怎么说~可能看白夜入了魔,见到这个段子,现在满脑子都是关宏宇的骚操作!有没有哪个太太愿意写个短篇~

【宏锐】Stanzas For Music/乐章 第十一章

太甜了

韩非子chocs:

     
      蛟龙六中队二十来号人穿着吉利服站在树林里开会,远看就像一群拖把精。
      杨锐两手抱枪,三言两语向大家分配了任务,他脸上涂了油彩,眉眼有点冷淡,今天是考核的最后一关,俘虏训练,杨锐把队员们两两分组派出去抓人,抓到以后统一送小黑屋,本来在特定范围抓这二三十个人很容易,不过经历了惨无人道的复活训练以后,所有参训人员都形成了条件反射,只要把他们投放到空地上,第一件事就是隐蔽,藏得连个鬼影都看不到,然后躲在隐蔽物里放冷枪,让出来搜寻的蛟龙小队防不胜防。
      他说完,就让大家散开,徐宏过来给他递水:“队长,你今天是不是不舒服?”
      杨锐诧异地看他一眼,摇头说:“没有,我没事。”
      徐宏的表情很认真:“可我看你不太精神。”
      杨锐蹬了蹬腿,把水壶扔给他,满不在乎道:“我好着呢,走了走了。”
      两个人一前一后向树林深处缓慢搜索,杨锐的表情一直紧绷,徐宏不敢开口和他说话,只是在后面慢慢跟着,林子里很安静,甚至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。
      走了一会儿,杨锐的脚步明显放慢了,徐宏刚要赶上去,看见杨锐抬手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,然后用手势告诉他,前面有两个人,一个在十点方向,一个在一点方向,他负责前一个,三秒后开枪。
      他们的配合很默契,清脆的两声枪响后,前方白烟升起,隐蔽着的两个士兵灰头土脸爬出来,徐宏认出其中一个正是张天德,他们看起来很懊恼,大概正端着枪趴在草丛里全副戒备,没想到后方来人,来不及反应就被击中了。
      杨锐用对讲机叫车过来接人,徐宏把那俩人捆住,戴上头套,然后又匆匆举着水壶来让杨锐喝水。
      杨锐压低声音呵斥他:“你老给我喝水干嘛?”
      徐宏毫不在意,把水壶拧开递到他嘴边,哄着说:“怕你上火,快喝吧。”
      杨锐最近每天连轴转,经常一熬就是大半夜,累得整个人都憔悴了,大家劝他休息,但他觉得选训马上就结束了,不差这几天,而且考核到了关键时期真的走不开,所以就一直这么熬,好歹这是最后一项,忍一忍就完事了。
      杨锐拗不过他,接过水壶灌了几口,又打开对讲机跟其他组确认情况。考核越到后面淘汰率越低,因为剩下的基本上都是精英,这群精英鸡贼得很,不仅很难找,还容易被他们击毙。根据刚才的回馈,蛟龙有四名队员被击毙,而且是出自同一人之手。
      姜宁的声音在对讲机里都很焦躁:“队长!就是那个李懂!这小子不知道躲在哪里,打一枪换一个地方。正在搜捕,完毕!”
      杨锐问:“姜宁,你也让毙了?”
      姜宁急吼吼地回答:“没有没有!你的副队我就那么容易被毙掉?队长,不跟你说了,我正兼职观察员呢,等等让罗星教训他!完毕!”
      杨锐:“接下来的搜索中,有人被击毙随时向我报告,保持频道清洁。完毕。”
      车到了,联系杨锐把人送到路边,徐宏让杨锐原地休息,自己带着俘虏下山,他心里着急,来回只走了二十多分钟,跑回来的时候气喘吁吁。
      两个人继续搜索,走了好一会儿,徐宏终于忍不住开口:“队长,李懂你还打算留吗?”
      杨锐摇头:“不知道,这也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,高博觉得李懂发挥太不稳定,会成为队伍里的定时炸弹,大队长的意思是…再观察观察。”
      徐宏和他并肩走着:“那你觉得呢?”
      杨锐流了很多汗,脸上的油彩有点花了,说话没什么力气:“我觉得…他很有韧劲,可以给他一个机会,罗星挺看好他的,昨天还来找我,说会好好带他。”
      徐宏皱眉:“队长,你脸色太差了,坐下歇会儿吧。”
      “我脸上涂成这样你也能看出来我脸色差?”杨锐笑了,但没一会儿就笑不出来了,步履蹒跚地 走到一棵树旁坐下,弓着身子吸气,徐宏急了:“我再叫车过来!”
      杨锐摆摆手:“车都忙着呢你别叫了,我没事,肚子有点疼,歇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      “那怎么行!”徐宏的脸色有点严厉了,平时他在杨锐面前一直很温顺,和颜细语,笑意绵绵,极少露出这样的表情,杨锐一时有点懵,加上腹痛剧烈,竟然没能反驳,徐宏也不管他想说什么,直接联系车过来接人。
      杨锐本来以为只是着凉了,疼一会儿就自然恢复,不料这半天下来竟然越来越疼。他的忍耐力很强,一般的小伤小病都能忍,但这次疼到怀疑人生,连腰都直不起来,只能像虾一样蜷缩着。
      车不能上山,这段路还是得走下去,徐宏蹲在他身边,柔声问:“队长,能站起来吗?”
      杨锐咬牙:“没问题!”
      说完就双手一撑站了起来,没想到站起来更疼了,钻心钻肺,他弓着身体站了会儿,只好又蹲下去,吸着气骂道:“这他妈怎么回事啊。”
      徐宏本想说:“我背你下去吧。”但是又一想,背着和站着一样,都会加剧痛感,要保持这种蜷缩的姿势,就只能抱着下去了……
      杨锐看起来瘦,其实一点都不轻,徐宏如果是背着他,那一点问题都没有,甚至可以跑。但是双手抱,还加上杨锐身上乱七八糟的装备,他真有点吃不消了,只能加快脚步拼命往下走。
      杨锐也顾不上这姿势有多尴尬,他忍着不出声就已经很耗体力,全身上下都是汗,头发完全湿了。
      终于快到路边,车已经在等着,旁边还站着姜宁、罗星和被俘虏的李懂,姜宁一看到他俩那姿势都懵了,跑过来问:“队长,你…这是怎么啦!”说完就要上手帮忙,徐宏忙说:“不用不用,抬着更疼了,我们用这辆车去医院,你们等下一辆吧。”
      姜宁说:“去医院……”
      杨锐疼得很狂躁,怒道:“我要疼死了你别挡道!”
      姜宁赶紧退开,看徐宏抱着杨锐一溜烟上了车,车要开了又听见杨锐在车里喊:“姜宁!后面的考核你帮我看着,有情况想办法联系我!”
      徐宏也探出头喊:“联系一中队长也行!”
      两个人喊完,车子绝尘而去。
      姜宁半天没回过神来,罗星慢悠悠走过来,脸上挂着八卦的笑意:“副队,你看刚才徐宏像不像抱着老婆去医院接生…”

抱住假期的尾巴哭泣…

心情低落是突然的降临…
是天气转阴滴雨的潮湿…是天色变暗瞬间产生的不舍…是返校日的逼近…是突然找到忘记好久的米米号,兴奋不已的登录摩尔庄园却发现,游戏早已不再更新,NPC还在宣传2014年的新年电影,道具商场空空荡荡,我带着不再成长的小拉姆,顶着不再需要的建设帽,戴着已经倒闭的银行卡,偶尔碰到一个小摩尔玩家站在空旷的场地中央,和我一样的茫然无措…庄园一切定格在几年前的某分某秒,往后也只在我们记忆中寻找……

吐!!有些白夜追凶同人

真是接受不了双关还带宇楠的……法医小姐姐就这么不值得人爱吗?更可怕的是带了小饕餮和亚楠的双关!这种关宏宇还要脸吗!

潘老师!!这张怎么这么嫩?比女主还嫩!

文圈哀鸿遍野,老关一伤,哪个cp还站得住脚?老关一直养了条像自己的鱼,结果最后把它煮了和着烈酒吞下,看到有位太太说,那盘里煎煮挣扎的何尝不是他自己…唉,不论是自我救赎还是自甘认命,都是把八百米大刀,坐警车里隔着铁栅栏望天,满身的无助迷茫,他一直替宏宇辩解替给赵新成查案为周巡申冤,到了自己却一言不提天大的委屈。太多人说他冷漠,他却怕别人知道太多,不敢牵连一人,默默安排好一切准备蹲牢,叹口气,累吧。

每当外面下猫下狗或者能卷走杜甫三重茅的时候,卷着被子总能睡的更心安理得些…

Where there is a will, there is a way

哎呀!金丝眼镜!斯文败类的潘粤明!多诱人的人设哇!!